上海律师网 法律咨询 律师简介 业务领域
  >> 分 类 导 航
【新闻资讯】
  >> 超 级 搜 索
栏  目  
类  别  
关键词  
 站内搜索  
  
  >> 热 点 新 闻
 男子骗情妇财色后东躲西藏 潜至寺院拜佛被抓
 警方发现疑似长沙“坠井女孩”尸体其DNA已送检
 圣元奶粉致死引轩然大波 问题奶粉频现小孩生命如何保障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广东省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关于适用《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劳动合同法》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
 深圳市7月1日起提高全市最低工资标准 特区内1000元
 最高法就刑案二审判决规定:改变罪名不得增加适用附加刑
 工伤赔偿与交通事故赔偿重叠案例
 《律师事务所管理办法》
 中国知识产权保护的基本体制
 陕西一警察为还赌债绑架勒索 得手162万后撕票
新闻资讯 → 据悉辽宁猪贩两次“被精神病”起诉四部门索赔200万元
 查看方式: 查看:[ 大字 中字 小字 ] [双击滚屏]
据悉辽宁猪贩两次“被精神病”起诉四部门索赔200万元
发表日期: 2013-06-21 10:22:20 阅读次数: 2328 

19日上午9点,辽宁猪贩刘刚在山东临沂上访两次被关入精神病院一案,在辽宁省北镇法院一审第三次开庭。

他要求判决临沂市民政局、市卫生局、市救助管理站、兰山公安分局非法限制他人身自由,强制将其送入精神病院,索赔200万元。

是否违法限制人身自由成焦点

此前刘刚向法院提起诉讼,在2008年、2009年,其在山东临沂市上访期间,在意识清醒状态下,两度被临沂当地相关机构送至精神病院,未做检查便捆绑打针灌药。

此番庭审,临沂市民政局、市卫生局、市救助管理、兰山公安分局等四被告均委托代理律师或代理人到庭。控辩双方就是否对刘刚采取了违法限制人身自由的强制措施展开焦点辩论。

昨日上午11时半,法官宣布休庭。

精神病鉴定已无必要

今年1月庭审中,辩论焦点为刘刚是否有精神疾病,被告是否有限制原告人身自由的行为。

锦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曾拟委托相关精神病司法鉴定机构对刘刚进行精神病鉴定。

此前,公益法律研究所研究员黄雪涛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认为,非自愿收治类型的诉讼,原告无需证明自己没有精神病。纠缠于医学判断,是错误的诉讼策略,最终导致人身自由的公民基本权利,变成被精神科医生的主观判断所操纵。

3月,控辩双方均同意放弃对刘刚进行精神病司法鉴定。

追加精神病院为第三人

今年4月,该案曾第二次开庭。除上述三被告外,北镇法院同意原告及代理人申请,已追加临沂市兰山公安分局为被告,追加收治刘刚的荣军精神病医院为第三人。

刘刚的代理人包龙军说,追加被告,意味着他们将从起诉单个具体行政部门,转变为起诉整个“被精神病”的链条。

公安局:出人出车属于帮忙

原告代理人包龙军认为,临沂市兰山公安分局在将刘刚强行送往精神病院的过程中出警程序不合法。

2008年刘刚第一次被送精神病院。他到临沂市委市政府南门上访。当时有政府人员向兰山公安分局打了报警电话。当时一辆警车内出来6名警察,强行扭住刘刚拉上警车,将其带往临沂市救助管理站。5分钟后,刘刚被同一辆警车送至荣军医院精神病专科。

包龙军称,赶到现场的警员,所驾车辆为警用车辆,“这完全是一次有效的接出警行为”。

按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对警方的接出警行为,要有询问笔录、现场勘验笔录、搜集证据、填写案件受理登记表等严格程序要求。但是被告没提供任何证据,没法证明这次出警的合法性。

对此,被告兰山分局代理人称,警方借车属于“帮忙”,而非出警行为和行政行为。

他表示,警方此次的行事方式是“(有人)打电话—求助—帮忙”,警车将刘刚送至救助站不属于行政行为。由于救助站已下班,再由警车将刘刚送往荣军医院,此时的警车是被借用。

刘刚当庭反问:“你往外借车,怎么还借警察呢?”

民政局:只是报警没有其他行政行为

临沂市民政局代理律师称,在刘刚第二次被强送精神病院时,该局工作人员只是打电话报警,报警行为不属于行政行为。刘刚两次被送精神病院,民政局未作任何具体行政行为。

原告拿出一张由兰山公安分局提供的《110接处警信息单》,其中注明:“经处警了解,该男子自称叫刘刚,不听劝解,还跑到旁边吃树叶。民政局联系荣军医院出车将刘刚送往荣军医院治疗”。

包龙军称,单据上写明刘刚被送精神病院是“民政局联系的”,临沂市民政局难以推脱“无具体行政行为”。

救助站:刘刚符合救助条件

原告称,据山东省对城市流浪乞讨、生活无着人员救助管理规定。救助对象为,城市生活无着的乞讨人员,即自身无力解决食宿、无亲友投靠、不享受城乡低保、或者农村无保供养、正在城市流浪乞讨度日的人。虽有流浪乞讨行为,但不同时符合上述条件,不属于救助对象。

“他是信访人,有明确住所、是商人有较高收入”,原告代理人称,刘刚并不符合救助标准。就算他是救助对象,救助站也应在24小时内完成对他身份的登记、核实、建档等工作。刘的身份证件,出事后便被公安机关收走,“如果他是精神异常人员,为什么两次均不通知‘监护人’”?

被告代理律师称,救助站是按规定将刘刚送往“指定地点”救治,遵循“先救治、后救助”原则,“完全是依照法律规定的程序履行职责”。

他说,刘刚在民政局上访时,曾出现精神异常行为(当地警方描述为下跪、吃树叶)。刘刚出现狂躁、上蹦下跳等异常行为,也无法告知姓名和家庭住址,“这种情况下,任何人都有义务把他送到法定救助机构”。


上海律师网
上一篇:据报道南京高温引发大学生砸水瓶抗议不给宿舍装空调
下一篇:据报道安化化学中毒事件致1死3伤 疑似硫化氢引起
离婚律师 济南律师 邵阳知名律师 上海离婚律师网 刑事律师 上海律师网 上海离婚房产律师 深圳离婚律师
中国律法网 上海离婚律师 拆迁律师 南京法律顾问 北京刑事辩护律师 北京合同律师 大连律师 苏州交通事故律师 云南律师
北京律师资源网 重庆律师 北京刑事律师 四川刑事律师 大连法律咨询在线 合同法律咨询 上海律师 上海房地产律师
深圳婚姻律师 鹤岗律师 南京房地产律师 上海离婚律师 连云港律师 西安律师 上海律师网 杭州法律咨询网 成都律师 上海律师
南京离婚律师咨询 企业法律顾问 离婚协议书 广州律师 北京房产律师 徐州律师 法律咨询 医疗事故律师 上海房产律师 昆山律师
衢州律师 深圳经济律师 离婚律师网 西安律师 上海律师网 桂林交通律师 杭州刑事律师 河南律师 南京继承律师 南京律师网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 | 关于我们 | 网站管理 
 
版权:上海律师网 所有
地址:上海市徐汇区肇嘉浜路807号3楼B座
联系电话:15921479030 联系人:李群 律师
本站访问量:
技术支持:律师建站